2019汉诺威工业展|抛却资本重压,这些工业巨头的技术依然迷人|界面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5

  “这些展台上跟电网有关的设备,两年后可能就看不到了。”2019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,一位ABB集团(下称ABB)员工对界面新闻记者说。

  “一些电气设备以后将归日立集团了。”这位员工指着展示的设备说。

  具有超过130年历史的瑞士老牌电气工业巨头ABB,刚刚经历过大拆大卸——去年年底,它在资本的屠刀下,被迫割舍了市场份额占全球第一的电网业务。

  近年来,电力市场不景气,ABB的股价一直未能达到激进基金、同时也是其大股东的Cevian Capital的要求。

  在Cevian Capital的重压下,ABB将占其营收1/4的核心电网业务,以估价110亿美元出售给了日立集团。

  抛却资本重压之下的拆分悲情,这些工业巨头的技术本身依然迷人。

  一片雪白中嵌着三个殷红字母的ABB展台,在本届汉诺威工业博览会的11号展馆中处于“C”位。在其展台的醒目位置,展示的是一个机器人手臂,正在为排着长队的客户和观展人员现场组装个性化手表。

  这是ABB基于智能和数字协作技术的未来工厂手表生产线。未来工厂以数字化为特征,将满足客户个性化定制、柔性批量生产的需求。

  客户通过基于机器视觉的显示板,可以清楚地看到订制手表的组装进度。德国总理默克尔在ABB展台参观时,亦获得了一块手表。

  ABB还展出了一块一人多高的长方体冰块。冰块中冰封了一台电机和变频器。它想展示的是,该款电机在酷寒的恶劣环境中也能如常工作的特性。这款电机颇受石油、天然气客户的青睐,能满足他们在海底设施的需求。

  一些客户在ABB的直流快速电动汽车充电桩前品评。据ABB展台人员介绍,这款紧凑型24千瓦直流快速充电桩,能承受的直流电压最高等级为350千瓦,目前ABB已开发出符合全球各地充电电器的标准接头,在中国也达到了国标要求。

  和ABB面临同一个“屠夫”股东Cevian Capital的,还有200多岁的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。它也出现在了本届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。

  同样在Cevian Capital的压力下,今年10月,蒂森克虏伯将正式一分为二。这家昔日的钢铁和军火巨头,将分成蒂森克虏伯工业公司和蒂森克虏伯材料两家公司。公司架构巨变,但没能影响工程师们对工业和技术狂热的爱。

  在6号展馆,蒂森克虏伯的工程师在向客户们讲述“如何连接工厂生产的最后一公里”。

  他重点介绍了蒂森克虏伯的工业物联网平台“toii”。toii的拼写来自IIoT——“Industrial Internet of Things” ,即工业物联网,它的发音像玩具“toy”,比喻各种机器设备经过连接后,在软件架构上能够像孩子们玩玩具一样。

  toii由蒂森克虏伯材料服务业务部门内部开发,可以应用到多个工业领域。它能够将带锯机、弯曲机以及移动的铲车、起重机或者更复杂的设备数字化。

  在另一个展馆22号馆,蒂森克虏伯带来了一个叫“三排滚柱轴承回转环”的新发明。这个圆形滚轴可应用于多个领域,比如风机涡轮上。展位上的工程师们,忙于向客户和参观者们展示这个大轴承是如何运行的。

  眼看着一个个工业巨头们被拆分,另一大巨头西门子于去年8月主动调整了运营架构和业务,将先前的九个业务集团(Division)层级变为天然气与发电、智能基础设施、数字化工业三个运营公司和西门子医疗、西门子歌美飒、西门子阿尔斯通三个战略公司。

  在9号展馆,首次以新架构亮相的西门子,颇具主场优势:4000平方米的展台面积是本次展会参展企业中最大的,宣示着德国制造优等生的咖位。它几乎将其所有的代表性技术和诸多行业产业链搬到了现场——从人工智能到边缘计算,从电机设备到工业物联网Mindsphere,以及为未来准备的区块链和5G模块。

  同样因资本压力,导致架构和业务进行拆分的美国工业老兵GE,已经两年缺席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了。这不免让人有些遗憾。

  但GE也没闲着。两周前,其在荷兰的维灵厄梅尔推出了史上最大的陆上风机样机,随后,又忙着宣传阿联酋航空正在使用的GE基于分析的维护软件ABM。

  上述四大工业巨头,年龄加起来已近千岁,都不同程度受到资本压力。但技术可以暂时忘记资本的钳制,仍可对外恣意展示各自的工业之美。

  也有不受资本钳制的另类代表——这就是位于11号展馆的“打死也不上市”的德国仿真科技公司FESTO。

  FESTO展位上的工程师们向界面新闻记者讲述了他们的布展和技术:“我们的展位分为四块:仿生、运营、学习和建立。‘建立’板块上,我们展出的是个性化定制USB的生产产线……”

  这家以电锯起家的自动化生厂商,成立于1925年,由Albert Fezer和Gottlieb Stoll合伙创立,现在轮到Stoll家族第三代掌舵。?

  FESTO最著名的是其仿生机器人:仿生水母、蜻蜓、海扁虫等。此次汉诺威工业展上,FESTO比较务实,带来的仿生机器人手臂能够模仿人类的抓取动作。

  经历近一个世纪的财富积累,FESTO有足够的资本让工程师和研发人员们试验梦想。没有股价和资本回报的股东压力,FESTO算是工程师们和技术的乐土。